ΓǒúΓOUЩú。ús 会晤_囚饶
大岗小说网 > 囚饶 > ΓǒúΓOUЩú。ús 会晤
字体:      护眼 关灯

ΓǒúΓOUЩú。ús 会晤

  

  冲破了那层屏障之后,她同何劲的生活变得更加亲密起来。以前两个人从不说破这层关系,默默的为对方付出,到现在也会偶尔挑逗一下对方起来。

  赵又欢本以为自己,或者何劲会对彼此感到尴尬。毕竟多年好友,一旦确定了彼此的关系,会有些莫名的不习惯。

  然而什么都没有,何劲照常起早出门去买菜回家给她做饭,吃完后两个人再一起出去走走散散心,跟以前的生活没什么不同。

  在突破了这层不说破的关系之后,她更坚定了和何劲在一起的想法。

  唐和景提前给她放假,让她好好准备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内,她几乎是和何劲寸步不离的在一起。

  到了要出发前往燕城的前一天晚上,何劲给她整理行李。

  他看了看正在手机上订车票的赵又欢,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欢哥,我跟你一起去吧?”

  赵又欢把目光从手机上挪开,抬头看了看身前的何劲:“什么?”

  “我说我跟你一起去。”何劲皱眉,老觉得有些放心不下。尽管赵又欢再三保证一遇到突发事件就立刻退出,他还是忍不住担忧。

  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光靠警察的嘴皮子功夫就能给个百分百的保证。

  “你一个人去,我放心不下。”

  “想什么呢?”赵又欢笑着拿手轻轻的打了打他的手臂,她慢慢收回了笑脸,一本正经起来:“燕城是祁严的地盘,他是那儿的地头蛇,捏你跟捏只蚂蚁一样简单。你待在A市反而安全得多。”

  他垂下眼脸思索了一会:“但是我心里很紧张……”

  明明知道他去了燕城不能给她增添任何助力,心里还是忍不住还要跟着她一起去。以前她也不是没出过任务,怎么就这次偏偏让他觉得有些胆战心惊。

  何劲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或许是当年在牢狱里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折腾的生不如死,才会对这只大手的主人忍不住的发怵。

  他也想过让欢哥拒绝这次的任务,直接退伍回A市里和他好生过日子。

  但正如她所说,好好过日子的前提是解决掉这个不定时的炸弹。

  迟早要面对的。

  那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强硬的霸占着欢哥,在五年后会放手吗?

  他不知道,这很难说。

  或许会放手……或许会像以前一样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

  那欢哥会同他做,和自己做过那样亲密的事情吗?

  他整理行李的动作微微一顿,朝着她看了过去:“欢哥,你能保证活着回来吗?”

  她眼里略微酸涩,站起身来抱住他的臂膀:“我向你保证。”

  算了,只要她活着就好。

  程毅知道的车次信息,很早就来火车站接她。与此同时,还有跟随在身边一起来接女儿的程妈。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晚上没睡红着眼睛站在冷洌的寒风里等着自己的女儿。

  她下了火车便被哀嚎大哭的程妈扑了上前。

  在此之前她也见过程妈,来时也做了心理准备。

  她这么坚韧的一个人,还是忍不住红了眼。

  程毅开车带着他们回家,家里全是给她准备的东西礼物。之前的卧室又重新整理了一遍给她的衣柜里塞了满满的新衣服。她陪着程妈用过晚饭,又听着程妈絮絮叨叨说着她毫无印象的童年趣事,直到十点钟才能休息下来。

  之前的卧室又给她重新整理了一遍,衣柜里塞了一堆正值她年纪的新衣服。

  程毅敲门进来,正看到她洗完澡穿着睡衣披着头发坐在书桌前玩着手机:“还没睡?”

  “嗯。”

  她低头玩着手机,和何劲发着微信。

  她没开卧室的灯,只打开了书桌上的小台灯,借着窗外的月色,程毅能看到她乌黑亮丽的秀发,泛起淡淡的光芒,尖尖的小下巴偶尔一点一点地,格外迷人。

  他站在她身边,将手上的资料放在她面前:“这是警局的资料,希望对你有些帮助,过两天祁严要陪同他夫人去医院做一趟检查……”

  他的目光全在她一个人身上,忍不住起了私心:“你没必要接这个任务,唐和景那种人自私狠辣,你没必要听她的。大不了退役,回家过好自己的日子。”

  “我为了我自己。”她笑了笑:“我也没那么伟大,我回来就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

  程毅知道在一些事情上她出奇的倔强,忍不住地叹了口气:“想好了?”

  “嗯。”

  —

  今年的燕城果不其然的又下了一场大雪,外面呼啸而过的寒风吹的人骨子里发凉。纵使穿了厚厚的羽绒服,只要露出来的肌肤被风一刮到还是忍不住的让人打起寒战。

  王虎手里带着病历本,刚从车上下来就赶紧冲向医院大厅里。医院大厅里常年四季开着空调,温暖的室内同外面的寒冷形成明显的对比,让他的身子终于暖和了一些。

  祁总带着自家夫人来看身体,等到了医院才突然想起来病历本还丢在家里没带过来,于是他跑腿回去拿祁夫人的病历本。

  站在大厅等着他的也是祁严身边的司机小杨,看见他就赶忙跑上前来:“你怎么这么久才到?祁总都等半天了,过会儿还等回皇城开会呢!”

  “外面下大雪,堵车堵得不行,我也没办法啊!”王虎将病历本塞到他手里,也忍不住有些抱怨起来:“你说这病历本有啥好拿的,好几个医生不都说了宫寒难孕吗?这还要看啥,直接说就行了!”

  小杨赶紧推搡了他一下:“不想活了你,编排祁总。”

  他手上拿着病例本,连跟王虎聊天的时间都没:“我先走了,祁总还等着呢!”

  王虎朝他摆手:“你赶紧走吧!”

  医院大厅里多得是人,一到年边了这人就容易犯病。索性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皇城,王虎就在大厅里随意找了个地方休息下来。

  他虽然穿的人模狗样,但剃着光头,言行举止方面还是带着一股子痞气。

  没人敢过来问个话,更别说坐在他身边。

  他倒也无所谓,自己乐呵呵地找个座椅靠着休息。

  大厅里人来人往的,很是拥挤。

  他眼睛来回打量着来来去去的路人,眼角不经意间扫到站在电梯旁的女人身上。

  他这个人,平时也玩了不少女人,光看一个女人的背影,就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电梯旁的女人,极具气质,即使在人群中,也能脱颖而出。挺拔的身姿,纤细的腰身。即使穿着厚厚的棉衣也遮挡不住她的好身材。一看就知道善于运动,所以双腿线条极为漂亮,大腿和小腿紧实有肉。

  他笑的有些淫意,还想着要不要去要个电话号码把这女人搞到床上玩玩。

  电梯到了,那个女人走了进去。

  转过身的那瞬间,他猛然惊愕住,就连脸上的淫笑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卧槽?!

  这他妈,见鬼了?!

  王虎瞪大了眼睛,看到那个女人的脸庞,毫不犹豫的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也算祁严身边的老人,跟了祁严多年,虽然至今还是个小角色,但也曾经见过赵又欢几次,知道这个女人曾经是祁总身边最得宠的情妇。

  那时候祁总带着女人来皇城玩,他还有幸近距离见过这女人一次。当时她还好奇这女人长得也还行,不算顶顶漂亮,怎么就迷得祁总神魂颠倒的。

  再后来,就是这个女人的死讯,以至于她死的那一年里,皇城上下人心惶惶,笼罩在祁总的阴影之下。

  他霎那间反应过来,冲到电梯口处,才发现电梯已经离开。

  就跟梦一样。

  小杨早就将病历本递到了祁总手里,这会儿正陪着祁总在外面等着祁夫人。

  他站在祁严的身边,也不敢坐,恭恭敬敬的,连话也不敢多说一句。

  国内最有名的妇科医生来燕城里坐诊一个月,王倩倩就抓住这次机会赶紧来问诊。这几年来,她的生活算是过得美满,就是在子嗣上有些艰难。

  赵又欢坐着电梯,直达二楼的检查室。好在检查室离电梯口有些远,不容易被人发觉。

  她站在电梯口处,偷偷打量着坐在检查室外的祁严。

  从这个角度看,她只能看到他俊美的侧脸,棱角分明的轮廓。黑色的毛呢大衣被一旁站着的下属拿着,温暖的室内里,他只穿了件白色的衬衣坐在长椅上,两条长腿相叠着,膝上放了本类似于杂志一样的东西。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杂志上来回翻动着,他微微低着头静静地观看着,手腕上的名牌钟表指针正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转动。

  时隔五年,这男人一点都没变。除了年龄有些增长,这衣冠楚楚的贵公子模样还是一如既往。

  王倩倩很快就出来,来到他面前似乎在说些什么。很快他也站了起来,身旁的小杨恭恭敬敬地将手里的黑色大衣递了过去。

  他薄唇紧抿着,漆黑的眼眸里隐隐不耐烦着听着王倩倩念叨。

  祁严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敏锐的洞察力是他的绝对优势。

  那个人就站在那,一直盯着他看,没有什么动静。

  最初,他只是用眼尾随意的扫了一眼站在电梯口处的那个女人。

  个子不高,剪着齐耳的短发,看起来十分普通。

  然后,他微微侧过头,紧皱着眉,黑眸是不明所以的探究,朝着那个女人看了过去。

  最后,他猛然转过身,与那个女人,双目对视。

  o本圕麳臫釪HāιΤAnɡSHùωù(海棠圕楃)嚸CǒM?查a后χù傽幯綪椡炷站閲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agang8.com。大岗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agang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