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_120_囚饶
大岗小说网 > 囚饶 > 回去_120
字体:      护眼 关灯

回去_120

  

  自从王倩倩搬来别墅里后,就不像以前那样把仆人全部遣散到附近的工人房里去,还留有两三个在别墅里待着以附差遣。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本就极为宽敞的别墅在深夜里更显空旷,只留有几盏散发着淡淡昏黄的壁灯影影绰绰地打在高大的墙壁

  上投放出一片阴影。

  位于大厅侧边冷清的长廊是仆人的休息区,某一间房门被嘎吱一声轻轻推开,老管家从里面慢慢地走了出来。

  人上了年纪,总是容易在午夜起身上厕所。

  不紧不慢地走在冰冷的瓷砖地面上,生怕吵醒了睡梦中的主人,借着壁灯能看微微看清深夜中的大厅,随意环视了四周,才发

  现二楼楼梯处的壁灯正亮着,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芒。

  灯亮着并没什么,只不过二楼的壁灯是声控灯,没什么动静不会轻易亮起来。他在大厅的动静很小,不可能惊到二楼的声控

  灯。

  管家的心一惊,提着灯就往二楼走去,就怕是不懂事的奴仆,半夜三更偷偷跑到二楼去吵到主人的睡梦,惹怒祁总。

  他这下步伐快起来,却还是稳着不发出大的动静。

  二楼的长廊冷冷清清的,所有房门都紧闭着。

  只要那间被烧毁的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里面透出一些光亮来。

  他的心猛然一惊,赶紧冲过去,才发现紧闭的房门被人打开,就连贴在房门上的黄符也被人撕了下来丢在了地上。

  别墅里有些新来的仆人,嘴巴不太干净,闲着没事就喜欢讨论主人家的事情。这间被烧毁如同废墟的房间是这座精致华丽别墅

  的败笔,也是主人的不能论的禁忌,所以很多仆人便私底下偷偷议论。

  被他知道,斥责了一顿,但私底下还有没有人谈论,他的不太清楚。

  他提着灯,踩在被烧成一片的废墟上,想着是哪个不怕死的仆人进了这里,揪出来严惩一顿。

  偌大的废墟里没有一盏灯,借着窗外不甚明亮的灯光,能隐约的看见那人的在神台面前的身形,在一片黑色的衬托下,他挺拔

  的身躯恍若天神一般让人不敢逼视。

  管家一愣,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祁总。”

  他微微转过头来,在黑暗中的眼眸深邃如同野狼:“是你啊。”

  神台前放着骨灰盒,周围是道士做法留下来的痕迹,在这间破败的屋子看来,格外的诡异。

  自打那个女人死后,祁严再也没踏进这个屋子,半夜三更出现在这里,反倒是让管家有些看不懂起来,只不过再大的疑惑也不

  敢说出声了,老老实实的闭嘴不言。

  他垂下眼眸,伸出手在骨灰盒上面轻轻的摩挲,看得人心里直发毛。在管家惊谔的眼神中,猛地将手伸进骨灰盒里,抓起了一

  把灰白色的骨灰轻飘飘得撒在地上。

  “祁总……”

  他的黑眸盯着飘落在地的灰白色末体,似是无所谓的轻轻拍了拍手:“明天去找人把这房间重新装修一遍,就按以前的设计,

  一模一样的弄出来。”

  管家顿了一下:“要重新翻修一遍这间房吗?”

  “嗯。”他黑眸幽深,注视着神台上的香烛许久:“越快越好。”

  管家办事很是妥当,第二天就从外面招了装修师傅来修葺这间破败不堪的屋子。

  只不过他实在不明白,明明这里已经成了禁地,怎么突然而来就要重修一遍,还如此对待……那个人的骨灰,祁总的性格真是

  越来越难以捉摸。

  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别墅里装修声音叮叮当当的响起来,不眠不休地忙着赶工。

  自从最初路过这里被吓了一跳,王倩倩再也没来过这个被烧毁的房间,即使路过,也会刻意的贴着墙根走不去看它,总觉得这

  地方阴冷邪气。

  她站在二楼楼梯口处,远远的看着几个装修师傅在里面忙着,白日里的光亮终于能够照到那间常年四季被禁闭的屋子里:“怎

  么突然想到要重新把这屋子修起来?”

  管家站在一旁,毕恭毕敬:“祁总交代的,我们也不清楚。”

  她强拉起嘴角笑了笑,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安。

  —

  燕城的地头蛇,想要找一个人,是轻而易举。这次她回来,也本就是要走到他们身边去,做好唐和景交代给她的事情。

  她待在自己的出租屋里,为了避免把程妈卷进去,特意在燕城单独租了一间屋子。除了吃食之外,基本上都呆在出租屋里,生

  怕祁严找不到她。

  屋内开着温暖的空调,外面的大雪连续下了好几天,路面上的积雪也越来越厚。

  她不会做饭,家里也没了吃食,点了外卖,坐在家里等送餐员送上门来。

  房门被人轻轻的敲了两声,赵又欢从沙发里站起身,随意地穿上棉拖鞋就往大门走去:“来了。”

  推开门,站在门外的不是外面送餐员,而是好几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穿着统一的服装,站在她的大门口。

  她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

  知道这几日会被祁严找到,没想到真是快,呆在这儿一个星期还没到。

  为首的男人是个光头,半弓着背,笑得谄媚:“赵小姐,我们来接您回家。”

  她的心脏在剧烈跳动几乎要跳到嗓子眼,门把手被紧紧地攥住,强忍住自己的慌乱,冷着脸:“我不认识你们。”

  王虎笑道:“祁总让我来接您的,咱们走吧?”

  她也不再装样子,松开门把手,任由屋外的冷风穿进厅堂里,眉眼冷清:“我要拿我的东西。”

  “家里什么都有,您不用带。”

  王虎轻轻朝着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些高大的保镖便迅速的冲了进来。她猛然一惊,冲到茶几前的位置将茶几上摆放的物品

  全部甩在地上,尔后就被人架住了手脚。

  程毅过会儿就会来找他,祁严来的这么快,让她措手不及,至少在程毅来到之时,让他明白自己已经被祁严抓住,营造出这么

  个环境。

  那些人也不敢使劲,两个保镖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从屋里拖了出来。王虎赶紧把伞撑着,一边给她挡着雪,一边压着人送进

  车内。黑色的宾利扬长而去,车轮在雪地上划过重重得痕迹。

  有邻居看到了这个场面,只觉得心惊胆战的,也不敢出声。刚搬进来的女邻居,他也不认识,听着口音,也不像燕城的人,也

  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一群人强行带走。赶紧拉上了窗帘,万事与自己无关。

  「本書發布于:3ω點И加2加q加q點c加ο加Μ(把加去掉)」

  请知悉本网:https://www.dagang8.com。大岗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agang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