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逼内射剧情HHH_囚饶
大岗小说网 > 囚饶 > 操逼内射剧情HHH
字体:      护眼 关灯

操逼内射剧情HHH

  

  思及至,他有些恼怒,放低了身子,将脑袋压在女人的乳房上不停地摩挲。直至乳头不禁挑逗慢慢硬挺起来,他这才张开嘴,将乳头一口吞下。

  身下的鸡巴,周而复始地操动着小逼,没有停歇,胯部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撞击着女人的阴户,鸡巴插进去,抽出来,带出一大片淡淡腥臊味的渍液,顺着交合处沾湿了身下的一片床单。

  鸡巴忙活着,嘴巴也没闲着,乳头被粗粝的舌头尽情的舔舐,尔后又用牙齿去细细地啃咬,甚至咬住乳头往外拉扯,疼得女人尖叫出声才勉强罢休。

  宁静的深夜里,整栋别墅都是静悄悄地,只有这间卧室里偶尔传出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低吼,却被隔音效果极好的墙面所阻碍,将一切声音都吞噬在其中。

  赵又欢的脸色惨白,秀美的五官扭曲在一起,身体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任由对方摆布。

  对方像是不餍知足的野兽一般,小逼被操得发疼发麻到毫无一点知觉,而他永远不会罢休,一股脑地使劲折腾。下面肯定红肿受伤了,甚至还可能已经出血,因为她已经疼到没有知觉,张开双腿像是翻身待宰的青蛙任由对方操弄。

  他低头看见她的脸,浅浅红晕在脸颊两旁,肌肤在灯光下白的如玉,眼眸迷茫未解。只可惜头发太短,不像以前一般的长发,又黑又亮,如同海藻一样铺在枕头上,动情时能惹得男人发狂。

  祁严有些不高兴,抬手拽了一把她的头发,扯得头皮发麻,疼得她叫了出来。

  “呃啊呃啊啊啊……你发什么疯?”

  他喘着粗气,身下的力度一似都没减,盯着她齐耳的短发沉声道:“把头发给我留长。”

  女人就应该留长头发,不要弄什么乱七八糟的颜色,顶多做一些造型,又黑又亮的披在身后才好看。

  赵又欢可不听他这一套,立马高声呵斥:“你算什么东西来指点我,你给我滚……啊!”

  他立马沉下脸,深呼吸一口气,身下的鸡巴突然猛地加快速度捅进小逼里,阴囊拍在阴户上啪啪作响,迅速而又坚定的全根没入,全根插出,非得好好教训一下对方不可。

  赵又欢浑身疼痛,整张脸已经扭曲在一块,身子几乎蜷缩在他怀里,十指深深的掐入男人的手臂,就连叫声都叫不出来。

  叫有什么用,祁严从来就不会是一个因为女人求饶而怜悯对方的男人。

  好几次猛冲,鸡巴快速的积累着快感。他沉住气,双手掰开女人的双腿,腰身快速的摆动着将鸡巴插入逼孔里。

  到最后时,赵又欢终于忍不住用手和脚拼命的踢打着对方,快感和疼痛相互交织迅速汇聚在大脑,他如同失去一切知觉,脑袋空白,完全不顾女人的踢打,手臂被掐红也没在意,猛地抽送好几下,将精液一股脑的全部射入。

  她累到虚脱,浑身酸痛无力,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

  翌日清晨,祁严准时早起。

  昨天晚上喝了酒,再加上性爱消耗,早上起来时不免有些觉得头疼。但他也没给自己休息时间,六点钟准时起床,留两个小时的时间拳击锻炼,再开车去皇城处理事务。

  同他一个年龄阶段的男人,大多都没有他自律,吃喝玩乐不在话下,一个个挺着啤酒肚,长着油腻腻的脸,还觉得这才是成功男人的模样。

  他从来不敢松懈,到底是从最底层的混混摸爬滚打起来的身家,还是自己会些拳脚功夫靠谱。从赵又欢的床上爬起来,穿衣洗漱,打开门准备去健身房,便看到祁律正站在门口。

  这个时候,别墅的佣人已经陆陆续续起来开始一天的工作,偶尔还能听到楼下传来的细微脚步声。

  “起这么早?”

  祁律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站着房门边面无表情:“你说过你不会动阿欢的。”

  他挑眉,不可置否,走出卧室将房门轻手带上:“你觉得我吃独食没告知你一声?那今天晚上给你。”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祁律沉着脸,神情有些怒意。

  他将赵又欢带过来,本就是因为在外面管不住她,还让她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但他从来没想过逼着她做任何不喜欢的事情。

  死亡已经足够让他恐惧,他只想着她在自己羽翼下活得开心就好。

  祁严皱眉:“你是在跟我说话?”

  “你明明答应我不会再强迫她上床,可是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你明明知道她不喜欢你,你还非得硬来。才来别墅两天,她就已经有求死的想法了。”祁律抬眸,一字一顿道:“我要把阿欢带回我的公寓里去。”

  他猛地拔高了声音,怒斥道:“我看你是越来越目无尊长了!”

  现在是在做什么,威胁他?

  “那是你违反诺言在先!”他也不甘落后,带着怒意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明明答应我的!”

  祁严的脸铁青着,位居人上久了,就极为不喜欢有人挑战权威。但凡眼前站着的不是祁律,而是一个手下,早就被他枪毙了。

  他知道他哥吃软不吃硬,瞅见祁严的脸也知道他哥是真的生气了。祁律放轻了声音,付小作低:“哥,你不要强迫阿欢好不好,你给她点时间让她能够接受我们。”

  接受?

  祁严嗤笑,他们所赋予在她身上的这些事情,压根就不可能会得到对方的认可和接受,只有他这个傻弟弟,还天真的以为赵又欢能够原谅自己。

  迎来

  她醒来时天边已经大白,窗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淅淅洒洒地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浑身上下如同被人拆装重组一般疼得让人窒息,身体上的疼痛和印记也比昨天更多了些。

  祁严那个杂种,走之前竟然还把卧室的窗帘给拉开了。

  她咬牙,从床上硬撑着爬起来,苦楚瞬间从四肢百骸传递到大脑皮层尔后身体又立马软了跪在床上。腰侧两旁,印着乌青的印记,是男人双掌紧握时太用力造成的后果。乳房上的手掌印也清晰可见,更别提她不能看到的臀部和脖颈处的肌肤。

  那个疯子喝醉酒后便更加丧失了人性,不仅自己成个畜生,还把她也当成了牲口。进了这栋别墅,她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所言所行,都由不得自己。

  到底是她太弱,还是祁严太强,所以时隔多年,她还是惨败在他手下。

  卧室房门被人敲响,赵又欢胡乱地抽起一件睡衣套在身上,走一步便是一次阵痛,双腿颤抖着无力撑起身体,几乎是挪着步伐才走到了门口。

  门外站的是别墅里的老管家,衣冠整洁,彬彬有礼,虽然双鬓斑白,已有些老年的模样,但精神状态仍不输给一些年轻人。

  她见过这位管家,五年前就是他负责管理别墅的大大小小事务,伺候祁严他们一家子。

  管家双手捧着白釉色的陶瓷西餐盘,里面是各种精致可口的食物,被分放在一起,亲自给她送了上来:“这是您的午饭。”

  她挑眉,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双腿之间的那处隐私地带还疼痛难耐,最关键的是祁严这两天射在里面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真他妈恶心。

  只不过前天做的时候她就没吃药,也不知道现在吃药还来不来得及。

  她把目光移到面前这位不苟言笑的老管家身上:“能给我拿些避孕药吗?”

  她记得别墅里有常年待命的医生,避孕药这种东西应该也备得有。

  老管家面不改色:“祁总没让我给您准备药。”

  言下之意就是有,但没得到祁严允许不能给她吃。

  操!

  赵又欢沉下脸,猛地关门将老管家置在门外。吃药这种事都还得经过祁严同意,这到底是她自己的身体还是祁严的身体。

  午饭被放在一旁,她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公然后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在别墅里来回转了个遍。祁律的实验室莫名其妙地消失,竟然直接被修成了一堵厚实的墙。但凡能开门而入的地方她都已经进去看看,离奇的是几乎毫无破绽。

  众她做法很直接,也没有什么隐秘可言。

  号祁严既然知道唐和景,那必然知道她和唐和景之间的事情。

  薯所以她不需要装无知,尽管大胆尝试。事实证明,祁严也是这么认为,所以在别墅里游走的仆人完全无视她的举动。

  条可最后,她一无所获,只能回到卧室里想其他的法子。

  推到这里之前,她不是没有想过,逃出去和拿到证据,总要一样要握在手里。那时她还在想,两件事情相比之下到底哪件更难以完成。现在想来,两件事都让她难以高攀。

  文她抱膝而坐,盯着屏幕上的电影画面,大脑乱成一团。

  目前为止,只能等着程毅那边的消息,看看唐和景到底是什么态度。

  她在卧室里,一坐就是一天,望着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色,心头渐渐笼罩出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来。但她害怕的从来不是天黑,而是天黑后会过来的男人。

  手机反反复复被打开好几次,程毅却一直没拨电话过来。

  直到晚上十点钟,她才等到了程毅的电话。

  这两天以来,程毅也一直没闲着,疯狂的联系过唐和景。无论是从魏明先生处,还是老局长入手,都没能得到唐书记的回复。

  所有的托词,无非就是忙一个字。

  书记日理万机,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于是将赵又欢的事放在了老局长手下,由老局长负责。但老局长根本不清楚祁严和赵又欢之间的纠葛,现在也容不得她一五一十地将这些纠葛告知清楚。

  唐和景亲自把她送出去的,现在却没打算让她活着回来,反而还让老局长负责,背下这个锅。

  魏先生那里更不用说,反反复复也只是一句话,书记自有安排。

  真他妈是个笑话。

  “唐和景……没回应。”

  赵又欢早就想到了这一层,毕竟远在燕城的祁严,又怎么知道K市的书记。这个结果她早就想到,但听着程毅说出口,还是忍不住有些无望:“程毅,我是被放弃了吗?”

  他握着手机,都不知道该同她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心底里对唐和景那个女人厌恶至极,却到底屈在这个女人的手下做不出什么事来:“阿欢……”

  “我早该知道了。”她摸了把脸,面无表情地望着投射在落地窗中自己的身影,躬着腰身,瘦弱而又绝望:“程毅,我可能真的要困死在这了。”

  他咬牙,一字一顿道:“阿欢,你信我,我一定带你走。”

  落地窗里透射的人影,是一个不太明显的黑色轮廓,而轮廓的身后是一大片明亮的灯光。倘若不是她在其中,还以为这是一件无人居住的空屋子。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黑色轮廓身后诡异般的出现另一个更为强壮而又高大的黑色身影,几乎将窗中的自己身影完全笼罩。

  那个黑色身影越来越近,位居她的头下,就如同美国都市传说里令人恐惧的瘦长鬼影

  她猛地回头,祁严的脸瞬间被放大呈现在眼前,心神慌乱,大脑乱做一团,下意识地将手机往身后放:“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疯?!”

  他的五官非常的英俊,即使人到中年,还是能看出年轻时的容貌是多么令女人向往。所以他那位有才有貌的前夫人宁愿忍受着他恶劣的脾气也要跟他在一起,不是没有这张脸的原因。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在她看来扭曲而又诡异:“你在跟谁打电话?”

  身后的手把胡乱的把电话挂断,赵又欢的额头不禁冒出些冷汗:“管你有什么事?!”

  他长长的哦——了一声,没再多问,似乎不再对她的来电通话人感兴趣,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情。

  “今天早上祁律同我说,让我不要再违背你的意愿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她略微抬眸,没想到祁律还真跟他哥说这件事情。

  说起来祁律的确比祁严容易控制得多,要不然跟她待在那个民居里那么久,也没敢对她动手。

  “你觉得我有强迫你吗?”

  她闭嘴不答,强迫与否,祁严比她更清楚。

  他轻声笑道:“祁律让我给你时间,但是我给你时间不是用来让你过舒适的。而是让你在这段时间内,学会面对现实的。”

  “但很快你就会送上来了。”他沉眸,幽深的黑眸盯着眼前的女人,略微的挑眉使得他多添了一丝放纵的色彩:“你不想见你妹妹吗?赵又喜要来燕城了。”

  ③щ点N屁哦一八点C哦m

  请知悉本网:https://www.dagang8.com。大岗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agang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