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18м.cΘм 承诺_囚饶
大岗小说网 > 囚饶 > ρO18м.cΘм 承诺
字体:      护眼 关灯

ρO18м.cΘм 承诺

  

  清晨的西京有些泛凉,开了窗之后扑面而来的凉意惹得人手臂上起了一连串的鸡皮疙瘩,昨天下了一场大雨,到了今天早上都还能看到湿润的痕迹。

  王楚东正在穿衣服,人肥胖起来,肚子上一圈一圈的肉,就连脖子上也叠了一层,抬起手来将领带往后套时总有些行动不便。他抬头看了一眼在窗边发呆的赵又喜,随手将西装往身上套:“今天天有些凉,你出门的时候记得多穿一些。”

  话说的耐心温柔,只不过都没入她的耳。

  她转过身,看向已经穿着整齐的男人,大腹便便的男人,头发已经花白一片,已经是靠着染发剂过日子的年龄,脸上的褶皱全越来越深厚,如同山川沟壑一般。

  “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西京的事多得很,忙的不行。”

  王楚东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好说。

  他这个位置,算不上要害部位,但是爬到了这个位置的人,就从来没有清闲的时候,一年到头来都是忙碌奔波着。过趟时间,还得去外地出差,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有闲下来的机会。

  “哦。”她靠在窗边,垂眸,望着自己裙摆下露出的纤细脚踝发呆。面容姣好,平静自然,似乎也没在意男人是否能归来。

  这段时间,她总是这样安静,大多数时候就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即使他回来,也不多说什么话,吃饭睡觉,时间准时得就像个老年人一样,压根就没有年轻人的朝气。

  王楚东也拿她没办法,医生说孕妇就是这样,心情起伏大,特别是赵又喜这种年轻的妈妈,自己都还没完全懂事独立就要做母亲,心态转变不过来,要慢慢调节,不然的话,很有可能患上孕妇抑郁症。

  抑郁症他也有所耳闻,这两年,国家陆陆续续出现过不少抑郁症患者自杀的案例,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中年人也有一小部分。

  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是看不起这些人的,觉得他们矫情,没事找事,虽然明面上响应国家号召,重视抑郁症患者,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鄙夷。毕竟他年纪大,经历的事情多,在他们那个年代,人活着还尚且困难,更别说其他的事。

  但这事落在自己的小妻子头上,就有些担忧起来。

  赵又喜是没吃过什么苦头的人,他呢,也不想对方吃苦头,觉得在自己的庇护之下活着最好。

  “等会我让司机带你去医院做孕检,你一个人,不要怕,我已经交代了院长,一下车就会有专人一直陪在你身边,流程什么的,自然有人带着你,你只要好好的做完检查就行了。”

  “嗯。”

  “做完检查了,你要是无聊,你就让司机带你去商城,随便逛逛买买,吃的话还是回家吃比较好,外面的东西不健康,吃了对身体不好。”

  “好。”

  他叹了口气,眼见着赵又喜这幅爱答不理的模样,就连多说一个字都像是浪费口舌般。也就是他现在年纪大,不爱跟小孩多计较,仗着自己喜欢她便无法无天。

  就连他死去的妻子,都没得到过他这么细心的对待过。

  男人心里有些不舒服,揣着这份心情就出了门。

  她站在窗边,看着男人的车驶向远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很快就洗漱打扮起来。

  今天的事,很重要,中间不容许出一点岔子。

  过了一会儿,司机准时到了住宅楼里接她,她戴着墨镜,穿着宽松舒适的衣服从家里出来,被人恭恭敬敬地请进车里。

  医院里的各种事项早就被王楚东已经安排妥当,医院里能来的领导级别人物都在门口里等待许久。阶层和阶层之间的不同,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她呢,只不过是仗着王楚东,享受到这样的生活。

  检查的医生是个资历深厚的中年妇女,赵又喜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对她的不屑和鄙夷。毕竟她还年轻,人不过20出头的年纪,而她的丈夫却已经花甲之年。

  要是放在以前,她一定要好好的给对方一个教训。那些达官贵人的正头老婆们看她不屑就算了,她一个给人看病的医生,有什么资格不用正眼瞧她。

  但今天她格外的有忍耐力和自制力,摸着口袋里藏着的U盘,一言不发地做完了所有的检查。

  司机要接她回家,她拒绝,转而让对方停在商场里,等她玩上一会儿。

  对方答应得很妥当,毕竟部长也交代过让夫人自己好好玩玩,不要逼得太紧。

  热热闹闹的商场,络绎不绝的路人,这样喧腾的场面让她的心一度紧张提至嗓子眼。她已经让司机在外面等候自己,也说了自己差不多一个小时就会出来。

  一个小时内她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但是简单的事情往往难上加难。这么个偌大的商场,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通过摄像头盯住了她的一举一动。

  她抬头,望了望头上飘在空中的五彩气球,觉得自己渺小得犹如海中的沙砾,不值一提。

  沿着过道一直走,很快就有人在尽头里等她,两人抬眸对视一眼,收到讯息,尔后对方转过身继续向前,她紧跟其后。

  不知名的休息室里,有个大人物正在等着她。

  对方亲自开门,将她送了进去。

  唐和景正在里面,看见她的到来,给她添了一杯茶:“很久没见了,赵……王夫人。”

  对方微微一笑,看着和蔼可亲,却哪儿哪儿都让人不顺眼。

  赵又喜蹙着眉头,径直走过去走下,这房间里除了她们,便再没有其他人。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猛然放开,就连声音都提高了两分:“你怎么约在这个地方?”

  商场人这么多,被人发现怎么办,这一路上提心吊胆,完全没个安生的时候。

  “这不是关键。”唐和景扬起笑容:“东西带了吗?”

  “带了。”她的手一直放在口袋里,就没有松懈的时候,攥着U盘,手心都出了好些汗。这种事情她从来没干过,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眼前的女人是笑面虎,她知道,吞了口唾沫,整颗心还是纠在一起不知所谓:“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能从王楚东电脑文件里拷到的内容我都拷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用上……还有一些关于王楚东和祁严混在一起时的照片和消费记录,也一并被我存在了U盘里。”

  一说起那个男人,她就恨得牙根痒痒。

  对方挑眉,有些惊于她的举动,让她惊喜得出乎意料:“我以为你会让我等很久。”

  自从葬礼那次见到她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才三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做成了这么多事情。

  她偏过头,放低了声音:“王楚东从来都不防备我……”

  家里面从来就没有她不能去的禁地,特别是怀孕结婚之后王楚东更是直接,送了她一套地处西京中心段的四居室给她做婚前财产。

  西京的房价不低,钱从哪里来,她心里自有估量。

  唐和景笑着点了点头:“王部长对你很好。”

  “无所谓,我从来不在乎。”她昂起一张小脸,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脆生生的鲜活,喜怒哀乐都表现得淋漓尽致:“你要快点把事情办妥。”

  她摸了摸肚子,有些烦躁:“我可不想挺着大肚子回到我哥的身边……时间拖的太久,月份大了就不好打掉了……到时候就只能引产了。”

  引产对身体不好……她还想活得长长久久的陪在她哥身边。

  “好,你放心。”

  她将口袋里攥着的U盘拿了出来,手颤巍巍地,忍不住的发抖,这种事情让她害怕,可是一想到赵又欢,她就莫名生出一个勇往直前的动力。

  将U盘放在桌上,慢慢的朝对方的位置递过去。

  唐和景笑着,打算收下,却被她反戏一把,又重新攥回了手里,很显然,她没预料到,愣了一秒。

  “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赵又喜咬牙切齿道:“你答应过我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你别忘了。”

  她笑着,声音沉着:“我答应你,祁严一定死。”

  苦心

  她靠在身后的软沙发上,闭眸养神,将身体重量完全倾向身后,失去了刚才端庄自持的姿态。头微微一片,发丝掩盖下的耳朵异常灵敏,直至再也听不到离去的女人脚步声,这才叫房间的另一个人出来。

  “魏明,出来吧。”

  男人的身形轮廓在黑暗里渐渐露出端倪,几乎没有任何声音般的来到她身边,低眉顺眼,恭敬有礼:“书记。”

  桌上的U盘她还没来得及收,就这么放在显而易见的位置。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可着急的地方,做人做事,都得脚踏实地,慢慢来。

  她轻抬下巴,方向朝着U盘的位置:“把它收起来,拿回去好好整理一下里面的资料,看看我们的王部长能给我们多少惊喜。”

  男人很听话,服从度很高,弯腰收起桌上的物件放进自己衣服的内衬深处里。刚才两人的对话,全都一五一十地落进他耳朵里。没想到才见到那个“小王夫人”不久,就给他们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只不过这真假成分,还得有待考证。

  他说话小心翼翼,怕损了对方的兴致:“您觉得……对方是真是假?”

  说到底,王楚东对他那位小夫人的感情谁也不知道。怕是只有王楚东才能明白自己的真心有几斤几两。只不过按照他们的理解,到底是国家副部级别的人物,都这把年纪了,还玩什么黄昏恋,怕也只是图女人年轻。

  “你以为他是个什么聪明的货色?”唐和景瞬间换了张面孔,从容不迫换成了野心勃勃,眼眸里透出来的雄心让人望而生畏:“凭借着他那位位高权重,德高望重的老丈人才勉强爬到了这个位置。早在整个西京圈里就已经丢完脸了的老东西!”

  她冷笑着,一想到往事,心口的怒气就隐隐作痛直达大脑:“这把年纪,才爬到了一个副部级别,还被一个小姑娘迷的团团转,简直就是蠢货!”

  但是蠢货再蠢,也有身后的人扶持着,让他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不像她,这一路上,荆棘丛生。

  魏明不敢再多言,低眉顺眼地听着。

  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快就调整过来,幸好是在魏明面前,也不算什么事。只不过她这个人习惯了在外人面前装模作样,连她自己都能蒙骗过关。

  “我们自然是不能跟蠢人多比较。”她站起身来,合体的女士西装看上去使得整个人精神奕奕,愈渐衰老的容颜上却有着一双隐晦深沉的眼睛,随着年岁的增长,只会越来越神采熠熠:“所以忍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赵又喜从商场里走出来,为了装作若无其事,还特意买了一些婴儿用品。西京的天空清澈见蓝,白云朵朵间不经意透出来的明媚阳光,普照着这片商业区来来往往的所有行人。

  这些人或是单只形影,或者结伴而行,脸上无一例外的都带着笑容。

  在这片蓝天之下,只有她觉得这座城市很是沉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在燕城的那片天空之外,赵又欢又在做什么呢?

  她很想知道。

  于是拿起手机,小心翼翼地拨打着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渴望着对方能够接通,渴望着对方能够说上一句话。哪怕过后挂断,她也心满意足。

  她的电话响起来时,就被赵又欢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名字。

  她沉默着看这上面的名字,当时到底还是没狠心将对方拉进黑名单里。但即使隔了这么久,想到对方说的话,还是未免失望难过。

  电话铃声不停的响起又落下,来来回回几次之后,终于没了动静。

  赵又喜握着手机,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到底还是忍不住低声啜泣。事隔这么久,赵又欢还是很生她的气。但是没关系……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她终究会明白自己的。

  等到时候……到时候她回到她身边去,就一定能明白她目前所做的一切。

  ρO㈠⑧м.cом(po18M.)

  请知悉本网:https://www.dagang8.com。大岗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agang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