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我_囚饶
大岗小说网 > 囚饶 > 赔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赔我

  

  又一个难眠的夜晚,赵又欢从床上爬起来走向放置毒品的柜子里。她把毒品当成了以往消遣的香烟,常常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就偷偷起来x1食两口。奢侈而颓靡,把毒品当作消遣绝对是其他x1毒者不敢想的事情。

  手腕纤弱,十指骨节分明,夜晚里的她就像一个人形走动的活骷髅在卧室里来回走动着。最近祁律给她的x1食量越来越严格,卧室里备用的已经被她x1食完了。

  借着幽深的夜se和隐隐透过来的光线,赵又欢穿着拖鞋在地上拖沓着与地面上的瓷砖发生轻微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别墅里十分明显,长长的睡裙曳过光滑g净的地面,口袋里放着她从实验室里偷来的一小袋毒品。

  穿过长廊回卧室,她在楼梯处的位置才发现有个男人的身影。别墅不是一般人能进来,赵又欢下意识以为祁律,她试探x的开口:“祁律?”

  男人沉重的咳嗽了一声,她才察觉出来对方是一个多月未见的祁严。

  走廊里有应声而起的廊灯,在她叫出名字的时候一瞬间亮起了昏暗的h灯,幽幽的照在祁严的身上。天气回暖后,他脱下了他的毛呢大衣换上一身修身订制的黑se西装服,有晚风轻轻拂过,迎面扑来一gu浓烈的酒味,赵又欢被这gu酒味一下子刺激到,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祁严喝了酒,还不少,跟喝酒的人还是少搭话的好。

  他站在原地有稍微清醒,终于抬眸好好打量眼前一个月未见的nv人:“你出来g什么?”

  拿毒品。

  当然,她不会这么说。

  赵又欢征了一下:“我睡不着,出来走走。”

  祁严抬头,黑眸扫过她白皙的脸庞,上面已经没有了淤血gg净净的,长长的睡裙下面露出bainengneng的脚趾。她还是瘦,但b前段日子看起来,脸se要好上许多。

  他募地冷笑出声,身上那gu浓厚的酒味将她包裹起来:“你最近过得倒是挺好,我儿子si了你倒是还活的有滋有味的。”

  赵又欢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她知道眼前的男人喝醉了酒也不愿多跟他计较。一个该si的胚胎而已,连个人都算不上。

  他猛地咳嗽了一声,看起来最近身t不太舒服,又站直了身子看向赵又欢,幽深的黑眸带着一丝凛冽的冷光,直让她毛骨悚然:“赵又欢,你该给我儿子赔命。”

  她瞪大了双眼,还没反应过来逃跑就被男人直接冲了上来揪住了长发将她si命往楼梯口拖。

  疯了!疯了!祁严真是疯了!

  赵又欢两条腿不停的踢动着他,双手紧紧抓住男人的大手让他放开桎梏,头皮被祁严扯得发痛让她一瞬间吃痛起来。祁严面无表情,她的拳打脚踢在他看来不过是垂si的挣扎,昏暗的灯光下他就像从地狱里出来的使者一般。

  他一只大手将她压在二楼围边的平台上,下面是宽敞的客厅,她半边身子悬空在外,大脑有瞬间的失神,只要他放开手,她整个人就会从这里坠落摔倒在坚y的客厅地面上。

  赵又欢是真的怕,怕他放手。

  那时候她敢从楼梯上滚除了有一时间的冲动之外还有明确而坚定的想法就是弄si肚子里的那块r0u。可是那块r0u没有了,她还想好好活着。

  被悬空的大脑没有存在感控制不住她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惊慌失措哭喊起来。人都是怕si的,更何况是走在si亡边缘地带的时候。

  他掐住她的脖颈,嘴里的酒气熏天:“你不是不怕si吗?!你哭什么?!”

  “呜呜呜……你放开我……”

  祁严甩了甩脑袋,酒劲有些上头,太yanx隐隐作痛:“你当初从楼梯上滚下去把我儿子弄si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害怕?”

  “你还哭?”他笑起来,看到赵又欢眼睛里不断溢出来的泪水:“骂我儿子是小畜生?!嗯?你算个什么东西?”

  她顾着哭,不敢回骂,心里却叫骂着那个小畜生,si就si了,还来她的梦里恶心她!

  赵又欢觉得可能自己真的会si,腰肢压在平台处没有爬起来的肢t力量,眼前的祁严是个疯的,只要一放手她肯定不得好si。

  她又觉得si了算了,活着这么累没必要苟且偷生着,除了何劲,她没对不起任何人。如果si了,说不定祁严还会放他一马让他提早出狱。突然之间想通,她也不挣扎了,任由祁严作弄。

  祁严脸上晦暗的神情和y沉的眼眸在她身上扫了个遍,他压着她,迟迟没有放手:“我儿子si了。”

  他看到她睡裙下露出的春光,bainengneng的半边rufang,眉间皱起又缓缓展开,将她从平台上拖回来,仍然揪紧了她的长发把她往卧室里拖:“你要重新赔我一个。”

  明天上r0u然后跟着就到程毅的戏份了海量āひ免費觀看請上ρо18āひ。cо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agang8.com。大岗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agang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